追蹤
艾爾生態教育 A. I. R. 特搜
關於部落格
  • 345427

    累積人氣

  • 28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啥? A. I. R. 也賞鳥? - 帝雉與藍腹鷴拍攝行記

柏艷鍬形蟲阿,周末有沒有空可以帶我跟一位外國朋友出去賞鳥呢?要看的鳥種很多,但主要想見到兩種,其一是藍腹鷴,其二是帝稚........帝稚.......帝稚......這個名字迴盪在我腦海中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喔喔!好!我有空,周末七點見!掛上電話,心中出現如果看到帝雉之後,會惹來什麼危機的畫面,一陣不安浮上心頭.....

還好朋友與他的外國朋友人都很好相處,也帶來很正面樂觀的想法,這 " 帝雉的魔咒 " 才暫時被我埋入心底。沿路上聊著聊著,莫約十點,我們來到了第一站。







很幸運的,我們馬上拍到此行第一隻鳥類:白尾鴝 ( White-tailed Blue Robin ),這隻是母鳥,公鳥也有看到,可惜動作太快,來不及拍到就飛走了。這隻白尾鴝停在離我們距離約三公尺的枝條上,用 300 的焦段還差點爆框。此時,朋友小聲的告訴我,看那邊,來了!!






果真,我們才停下來約五分鐘,第二隻鳥,也就是此行的目標鳥種之一 --- 藍腹鷴 Lophura swinhoii 馬上現身了!那身絨布般的藍色,似乎就是一件高檔的晚禮服,白色的尾巴就像是變裝晚宴帽子上的裝飾,而藍腹鷴臉上帶著紅色的面具,頭部隨著行走前後擺動,一副害羞試探的樣子,穿過了馬路,走到了另外一邊。






陽光在此時變得不聽話,有時很強,有時突然被雲霧擋住,而穿過樹葉枝條照到主角身上的光線,增加拍攝的難度,除了使用連拍之外,ISO 值和快門要不時地依當時的情況而變更。但是此時心情相當興奮,即使好幾張糊掉、過曝,還是很開心!






各位看到藍腹鷴的學名,就可以猜到跟英國博物學家史溫豪有關,台灣有許多生物的學名中都可以見到 Swinhoe 這個名字,這也就是因為台灣生物方面的發展比國外來得慢,有不少物種都是由國外的學者來台灣所發現、命名的。






看到了藍腹鷴的身影,想起最近在網路上流傳的一張照片,照片中大家無不聚精會神的拿著相機裝著大砲等待著主角的到來,誰知俏皮的藍腹鷴從大家的後方探出頭來,好像在說 " 大家在拍什麼啊? " 的樣子,很有趣的畫面。






接下來在附近等了白尾鴝雄鳥和深山竹雞一段時間,但始終沒能等到,只能四處晃晃,拍拍這個海拔常見又不怎麼怕人的鳥種 --- 金翼白眉 Formosan Laughing Thrush,這張很明顯的是近到相機爆框了......。






全身照,是不是真的有白色的眉毛呢?金翼白眉又稱為台灣噪眉,這種台灣特有的鳥類數量頗多,而且多半會胖嘟嘟的,就如同平地的麻雀一樣,牠們會向人類討食物,而來觀光的民眾都會因為牠可愛的模樣而拿出東西來餵食。






到了另一處,開始等待帝稚,沒有像藍腹鷴那次般的運氣,等了三小時,星鴉 Nucifraga caryocatactes 和酒紅朱雀等較小型的鳥種悄悄出現在附近。這張經過格放,畫質差了許多。其實我們很少特別為了拍鳥而跑來山上觀鳥,因此就連較常見的巨嘴鴉,都沒有一張稍微滿意的照片呢!等到下午接近六點左右,寒冷的溫度加上昨晚只睡三小時的疲累,身體終於撐不下去了,和同行的朋友說聲抱歉,回房休息.....。

第二天我們回到昨晚沒等到的地點繼續等待,沒想到才停車,就發現有一隻母帝稚正在路邊走動,高興的我們連忙架起相機開始拍照。






看著母鳥找尋食物的樣子,就跟隻比較大一點的母雞沒什麼兩樣,可是心想著可能沒有公鳥可以拍,就在母鳥上多下點功夫好了,才拍沒多久,朋友告訴我,他聽到了公鳥的振翅聲音.....






順著聲音的方向,蛤?那是啥?這不就是!!!第二主角現身拉!帝雉 Syrmaticus mikado,竟然在我們拍母鳥的時候出現在馬路的另一頭!






因為清晨光線昏暗,帝雉又像個過動兒,從出現到離開,幾乎沒有一刻是靜止不動的,因此只能提高 ISO 值這一途了!!接下來的照片幾乎都是用 ISO 800 以上拍攝的。






帝雉雄鳥的氣質簡直就只有高貴兩字來形容,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天見到的鳥類,羽毛都很完整,沒有殘破不堪的感覺。像藍腹鷴一樣,帝雉也帶著紅色的面具,只是牠身上的晚禮服,藍得發紫!!讓人覺得能夠再一次親眼見到這種鳥、而且能第一次用相機拍下牠的身影是多麼令人高興的事情!







接下來的一幕令人印象深刻!雄鳥接近雌鳥,動作變得不一樣了,牠緊縮著脖子,像袋鼠一樣的往雌鳥跳過去,似乎想要衝撞雌鳥,最後停在雌鳥身旁,但雌鳥完全沒有理會雄鳥,繼續低著頭找尋食物。雄鳥則悻悻然地站在旁邊,一副自討沒趣的樣子;朋友猜測可能是求偶行為的一種,雖然雌鳥沒興趣,但看到這行為,也是此行的一大收穫!






先前見過的兩次帝稚都是在沒有相機的情況,而且接下來都會發生一些恐怖的事情,那這次呢??或許是有帶相機的緣故,也有可能是朋友的加持,總之這次見到帝稚,完全沒有什麼事情發生!我就在興奮與擔心中告別了帝稚。






一群冠羽畫眉 Yuhina brunnericeps 飛過馬路下方的密林,勉強的拍到了一張在水麻上的個體,牠和黃山雀也一直是心目中鳥類漂亮排名的前幾名!






栗背林鴝 Erithacus johnstoniae 出現於停車場旁邊的灌叢中,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牠,可愛的模樣令人印象深刻!





結語:

這次見到帝雉,總算是沒有什麼壞事情發生,而此行的賞鳥之旅也完美的達成目標!經過了此趟行程,才發現鳥類的世界真是有趣,要拍到漂亮的鳥類照片更是不容易,真的要為那些為了拍攝經典畫面苦苦守候的攝影師鼓勵鼓勵。多虧了有朋友的帶領,才能讓我們有這一趟豐富且知性的鳥類之旅!你看看,就連台灣獼猴也說讚呢!!





(圖、文:柏艷鍬形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