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艾爾生態教育 A. I. R. 特搜
關於部落格
  • 322322

    累積人氣

  • 345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A. I. R. 蘭嶼狂行 Part 2 生物探奇篇







我們的另一個主角,就是蘭嶼特有的貓頭鷹- 蘭嶼角鴞 Otus elegans botelensis。看到牠的學名,就可以知道又是一個被形容為很優雅的生物,elegans 在許多生物的學名上都可以看見,例如植物、線蟲、蠅類等。






蘭嶼角鴞也被稱為優雅角鴞,在蘭嶼可說是隨處可聽見牠們的叫聲,連大白天正中午時也可以聽到!只是要發現牠們似乎不容易,因為牠們會停在高高且枝葉濃密的樹枝上,因此常常只聞其聲不見其蹤,看到脖子眼睛都疲憊了還不現身。根據書中資料推測,蘭嶼角鴞的族群量應該有達 1000 隻以上,甚至更多;野外壽命可達 12 年之久。






蘭嶼角鴞被發現時候呆呆的模樣,相當逗趣可愛!但別看牠們一副無辜可愛的模樣,曾經看過一個影片,紀錄的是牠們在夜間發現獵物進而捕食的畫面,牠們的獵物,竟然是跟牠們體長相近的蘭嶼筒胸竹節蟲!






拍著拍著,咦?這隻蘭嶼角鴞專注的眼神告訴我們牠似乎發現了什麼?下一秒,竟然有另一隻蘭嶼角鴞飛來停在牠的上方,而且還有短暫的交配動作!!可是沒有抓住那個瞬間拍下照片,殘念........。蘭嶼角鴞會利用樹洞築巢育幼,然而在蘭嶼,並沒有會挖樹洞習性的生物存在,因此角鴞們只能靠昆蟲蛀蝕或颱風過後偶然出現的樹洞進行繁殖,這似乎也是限制蘭嶼角鴞數量的原因之一。






紅頭綠鳩 Treron formosae 是特有亞種,分布於蘭嶼與花蓮一帶,這隻停在樹上休息的紅頭綠鳩,是在尋找角鴞時發現的,不理會我們的閃燈,一下子又進入夢鄉;說是紅頭,但我們覺得牠淡藍色的鳥喙比較引人注意呢!此外,在附近還發現了一隻幼鳥,竟然在馬路上睡覺,看樣子不是牠神經大條,就是我們很幸運囉。






發現另一隻椰子蟹啦!在一群摩托車隊經過後,還毫髮無傷的繼續行走,你還真幸運耶。椰子蟹雖為二級的保育類野生動物,但島上的原住民多少還是會抓牠們來吃,又因為觀光客的日益增加,不少椰子蟹和其他要過馬路的螃蟹被來往的車輾死,雖然觀光能稍微富裕了島上的居民,但這些與我們人類共存的小生命還是處於岌岌可危的邊緣!






這個角度看椰子蟹其實不是很討喜,感覺有點像蜱蹣一類的外型;但前足的那對螯足還真是有氣勢,如果夾到手指很有可能是會斷掉的!另外,椰子蟹喜歡以椰子等植物果肉為食,可以在螯足的輔助之下,爬上灌叢或樹上;而公母的區分方式,是以頭部兩眼之間的突起的尖銳與否來判別的!如果有幸可以見到,記得區分看看喔。






蘭嶼守宮 Gekko kikuchii 又稱為菊池氏守宮,是二級保育類的物種,這次在蘭嶼也有幸遇到,不僅是見到本尊,就連牠們的卵也發現許多顆。牠們與其她的守宮習性也相似,喜歡在黑暗時活動,這次看到牠們,是在一處四周有岩石環繞的山凹處,牠們就躲在石頭縫隙間;說來慚愧,我還是因為先看到蛋,才想起有牠們的存在呢!






在蘭嶼也有蟾蜍,圖中這隻黑框蟾蜍不知道為啥,竟然在我們沒有觸碰到牠的情況之下,由毒腺分泌出白色的毒液,在野外遇到過這麼多隻蟾蜍,從沒有遇過這個景象,趕緊好好的拍攝一下。





 
多稜南蜥 Mabuya multicarinata 這次也在前往大天池的路上巧遇了,從這個角度與光影,比較難以看出牠的特徵。仔細看,牠的軀幹至尾部交界處有突然變細小的感覺,也具有一些黑色的斑點,牠們僅分布於蘭嶼,其實牠與長尾南蜥  Mabuya longicaudata 看起來蠻相似的,但長尾南蜥是島上的常見種類,而科博館副研究員黃文山先生在蘭嶼發現牠們對於子代有特殊的親代照顧的行為,這個行為只有在蘭嶼才能見到!另外,在蘭嶼還存在著幾種特殊的蜥蜴,例如庫氏南蜥,這次也特別花了些時間去找,但可能是經驗還不夠,或是時間錯誤,我們並沒有成功的發現牠們的身影;另一個則是岩岸島蜥,是少數可以生活於海邊礁岩上的蜥蜴,也因為時間的關係,沒有特別去拍攝。






斯文豪氏攀蜥 Japalura swinhonis 幾乎可說是隨處可見,只是花紋變化多端,一開始還以為是什麼不同的種類,後來回家經過資料搜尋,確定是同種。只是斑紋變異之大,令人還是不禁懷疑,會不會有地理隔離演化的現象?






這一條蚯蚓怎麼怪怪的,還有鱗片耶!是的,牠是一條蛇,也是我們這次在蘭嶼唯一發現的一條蛇,牠是台灣最小的蛇類 - 盲蛇 Ramphotyphlops braminus。在發現牠的時候,並沒有馬上準備好相機,接下來想要好好的拍攝牠幾乎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盲蛇實在好動,只好暫時放在盒子內拍一張做個記錄。






蘭嶼光澤蝸牛 Helicostyla okadai 不僅外型相當漂亮,也是特有種之一,在這幾天的觀察中發現,其實牠們的數量不少,每晚夜觀下來總會看到幾隻,看著牠們雪白的身影,不難了解到為何蘭嶼的原住民要以 " 純淨的生命 " 來稱呼牠們了。這些蝸牛的殼在牠們死去之後,會被附近的寄居蟹繼續拿來當作家使用!






令人最嘔血的,還是尋找海蛇這一關,找了數回合均未有斬獲,我想我們似乎真的與海蛇無緣吧。不然為何別人來看都可以看到不少隻,甚至有在求偶的海蛇球呢!到底海蛇的復仇計畫要到何時才能結束阿.......





結語

能夠到蘭嶼觀察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但是,回家後在網路上竟然找到一篇跟椰子蟹有關的文章,主題竟是 " 我很醜,但我很好吃 ",真是令人不解,法律明訂為保育類,還可以大方的說好吃的原因何在?醜又在哪?且更對於什麼都跟吃扯上關係的民族性大感不解。接下來將會是介紹蘭嶼的最後一篇 - 昆蟲篇,敬請隨時鎖定 A. I. R.!!

參考資料:
蘭嶼長尾南蜥親代照顧最新研究登上世界著名動物行為學期刊(Animal Behaviour) 




 
(圖、文:柏艷鍬形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