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生態教育 A. I. R. 特搜

關於部落格
  • 27130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環台拍攝之旅 Part 3 台東站、偷吃步來著 - 台灣毒蛇の聚會






經過多次的挫敗之後,我們對於百步蛇的尋找可說是處於半放棄的狀態,因為不論在怎麼樣祈求山神,也不會像其他同好一般有好運氣。怎知在此趟行程中,我們就遇到了牠!!這條蛇還不算大,大約一公尺出頭,就已經有這樣的氣勢,令我又不禁幻想起遇到大型百步蛇時候的氛圍了。牠是魯凱族與排灣族人的守護者,






看看牠身上菱形的紋路,以及與其他蛇類完全不同的氣質,雖然沒有直接接觸,但在這段安全距離外,你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這條王者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是相當讓人敬畏的!拍攝這些照片的途中,正下著不小的雨,因此相機在拍攝的時候機身上全是水滴,甚至流進鏡頭與機身的接縫中。很擔心自己的相機就此掛點,又很怕錯過這次拍攝的機會,下次再遇到這蛇類的王者不知道又是何年何月了,因此就硬著頭皮繼續拍了數張。百步蛇為台灣毒蛇之中毒液量最多的蛇種,也因此得到了百步蛇的稱號;但絕對不是被咬到後走一百步就會掛點的啦!別搞錯囉。





 

斯~~~什麼!我什麼都沒看到阿?這是什麼聲音?差點就踩到牠了,竟然是鎖鍊蛇 Daboia siamensis,這是我們第一次遇上牠,馬上被牠神秘的樣貌與神經的個性給吸引了。瞧牠的大鼻孔,好像會對著你噴氣似的,在其他蛇類身上從未見過這樣大比例的鼻孔,但牠並不具有感熱頰窩。






在拍攝的過程中,只覺得鎖鏈蛇的個性相當神經。每動一下,蛇也跟著動一下,不時的想跳躍起來咬人,因此拍攝距離反而比百步蛇更遠了一點。鎖鍊蛇屬於蝮蛇科的蛇類,具有出血與神經毒兩種混合,就我所知沒有專門的血清,被咬到之後,只能注射六價抗蛇毒血清以及抗組織胺,靜待狀況好轉......。






從另一個角度觀察,鎖鏈蛇身上的紋路為一圈一圈,好像鐵鍊一般的模樣,加上牠常常待在背景雜亂的石礫環境或草生地,因此很容易被人忽略存在,因而被咬到。






近一點再一張,有沒有一種眼花撩亂的感覺呢
?第一次見到牠,非常興奮!本來想跟牠來一張合照的,但是因為牠實在相當神經質而作罷。這隻鎖鏈蛇體長約為五十公分左右,並非成蛇。






經過一陣拍攝與移動後,牠逐漸有些疲憊感出現,慢慢捲曲成球型,可能這個
姿勢對牠來說比較能守住重要的頭部,不被天敵攻擊。可惜因為已經很晚了,雨勢也越來越大,只好放棄拍照,沿路往回,期待下一次與你們在野外再相遇阿。






回程的途中,竟然又出現了另一種毒蛇,就是雨傘節 Bungarus multicinctus,能夠在一個晚上看到這些平時找好久都無法尋獲的蛇種,又遇上這隻可愛的雨傘節,即便再怎麼疲累、相機有可能因為水氣而無法再開啟,還是再拿出來拍個幾張記錄。







雨傘節生性害羞,不會主動攻擊人,加上寵物市場上販賣的一種黑白王蛇,與雨傘節的外貌蠻相似的,因此曾聽過有人誤把雨傘節當成寵物蛇而徒手抓起,被咬了之後還渾然不知返家休息的情況。再次顯現了寵物市場只有個體買賣而沒有教育義務的缺點。




 

隔天接近中午我們才出門,在朋友的帶領之下來到了一處半廢棄的田間,眼鏡蛇 Naja atra 出現了!上一次見到眼鏡蛇是在大學一年級左右的事情,畢竟北部郊區附近眼鏡蛇不是常見的物種,但牠們都有個共同的特色,就是虛張聲勢。






但虛張聲勢的同時,牠們多半不會快速移動,反而是待在原地,等待危險離開。話雖如此,我們在拍攝照片的過程中,仍然與牠保持一定的距離,畢竟生態誠可貴,生命價更高阿。眼鏡蛇之所以得名,就是因為牠們背部的白色紋路在挺起前半身威嚇的同時會張開,好像白色的粗框眼鏡一般。




 

仔細看看這隻眼鏡蛇挺起前半身的樣子,有點可愛呢!但是眼鏡蛇在地理分布上,似乎有些不同,台灣東半邊的眼鏡蛇與西半邊的族群外觀上有差異,這隻是屬於腹部黑色的個體。






眼鏡蛇屬於神經毒,跟雨傘節的毒性是類似的,但台灣地區產的眼鏡蛇對於噴毒這件事情好像不在行,野外觀察經驗豐富的夥伴告訴我們沒見過台灣的眼鏡蛇朝人臉噴毒液的情形;在國外則有相當危險的唾蛇,能夠朝向眼睛與類似眼睛紋路的圖案噴出毒液,也代表著牠們能夠辨識眼睛的外型,進而朝眼部攻擊。告別了久違的眼鏡蛇,我們開車繼續往南,途中停在一條溪溝旁休息,接著,本篇最後一個主角出現了...






沒錯,最常見到的毒蛇,赤尾青竹絲 Trimeresurus stejnegeri 正懸掛在隱密的枝條間。但是怪異的是,牠竟朝著我們猛搖尾部,這樣的行為在很多蛇類的小寶寶身上都見過,但這是一隻成體,此外牠搖動尾巴的樣子,像極了是一隻狗狗看到主人回家很高興時候的樣子,只是尾部末端是朝下的。




小結:

終於阿終於,在這趟環台拍攝之旅之中,最大的目標物種已經拍到了!這花了我們非常久的時間,才能有這些鏡頭,只差沒有龜殼花出現,那就是真的大滿貫了。當然最主要能夠拍到,還是借助朋友的幫助與領路,在此特別感謝好友尾翼,也期望未來能夠親自在戶外搜尋到這些美麗物種的身影。環島之旅中總會有些反思,在下一篇,我們要進入比較嚴肅些的話題,來談談食蛇龜的明天,敬請期待。


圖、文:柏艷鍬形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